您现在的位置地矿文苑>> 随笔
独立的女人更自信
读亦舒《我的前半生》有感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刘红丽     点击数:

岁月如梭,时光荏苒,庆幸,而今我已是孩子的妈妈了。经历过二十几岁的青葱岁月,渐渐地开始进入了成熟的而立之年。谈论的话题从“哪家的火锅好吃、哪里的衣服好看、哪座城市度假不错……”到现在的“宝宝第几个月加辅食、宝宝拉肚子吃什么药管用、哪家的婴幼儿洗浴卫生环境不错……”不但不厌其烦,反而成了我当下乐此不疲的一种生活状态,在我的生活里,孩子已然成了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也许生活就是这样,人生的每一个阶段都自有安排,只是在某一个特定的时间机缘,你恰好出现并扮演起某个或多个角色。

最近,读了亦舒的小说《我的前半生》感触颇多。书中家庭主妇罗子君,沉溺在养尊处优的生活中,连喝口水都要保姆送到手里,丝毫没有觉察到潜藏的婚姻危机,直到一日丈夫突然提出离婚,结婚十余年的罗子君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打击,一心想用儿子挽回丈夫,可丈夫去意已决。重创过后罗子君终于痛定思痛,决心重回社会打拼,由于没有工作经验还带着一个孩子,未来在她面前展现出了最狰狞的一面,在好友唐晶的帮助下,罗子君度过了离婚后最艰难的时光,并且成功修复了与亲人的关系。不可否认,罗子君是温柔贤惠的,亦是美丽善良的,但她以此为筹码,将自己的幸福完全依附于别人,渴望别人做自己的依靠,做自己最后的防线,她内心的挣扎、苦楚和无助,惹人可怜!

对于这本小说的理解,可能有人认为它旨在反映当今社会普遍存在婚姻危机,但对于我,一个能把恐怖片看成喜剧片的人来说,我认为这是一本很好的励志小说,是对我们女性在思想认知和人格尊严上的鞭策。我相信,都市里烟火气息的男女,都会从这些人的角色里或多或少地窥视到自己的成长或者情感,以及那些沉到水底的痛苦和浴火重生的喜悦。

自古以来,似乎在我们这个拥有五千年文明历史的国度中,人们根深蒂固的观念就是女人总是要依附于男人的,但二十一世纪已不再是男耕女织的时代,女人除了相夫教子,还要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辛苦打拼,即便如此辛苦劳累,却依然能保持着干练精致的形象,这是多么难能可贵。《我的前半生》唐晶告诉罗子君:女人独立、工作,不管赚钱多还是赚钱少,赚回来的都是一份尊严。说的真心太好!

小说里的故事总是给人遥远的距离感,但丝毫不会影响它带给人们的触动!前不久又读了一篇散文,是牧子老师写给她身边姐妹的,是真真实实发生在地质大院里的故事。

牧子老师在她的作品《月亮没有爬上来》中写到娟子这样的一个女子。娟子和老公吴军结婚仅半年,吴军所在的研究所有一个涉外项目,急需英语口语过关的技术人员,所长钦点军令难为,时间紧任务重,吴军随即启程远赴他国,留下新婚不久的娟子独守空房,日子久了,娟子思君心切彻夜难眠。一日,娟子收拾衣物时,在洗衣机里发现了爱人吴军出国前换下的背心,瞬间兴奋地叫了起来,这是何等熟悉的一种气味,是吴军的体味!娟子一把抓起背心闻了又闻,刻骨的思念不禁让她呜咽了起来。思君心切的娟子用保鲜袋把背心装了起来,转身回到卧室压在自己的枕头底下,以后的每天她都是从枕头底下拿出背心看了又看闻了又闻,抱着背心直到困倦入睡。不知道为什么,读到这篇散文时鼻子酸酸的,我想生活在地质大院里的女人应该都有体会吧!只有经历过相思苦的人,才能真正明白李之仪的那句“我住长江头 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一江水”的焦灼期盼和无可奈何!但是,我想对娟子说:思君心切你没错,切莫一筹莫展,终日消沉!你的身边还有牧子老师这样的良师益友,还可以把酒话生活!何不化思念为动力,好好工作,容光焕发等待爱人凯旋呢!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和娟子的处境有着相似之处,由于爱人常年在野外工作,所以我理所应当的挑起了家里的所有事情,辛苦自然不必说,但即便如此,每每听到爱人野外工作环境恶劣、风餐露宿、饥饱不定时我内心的酸楚还是会油然而生,自然地也就不去计较他陪伴我们母子的时间少之又少了!回首过往那些爱人不在家的日子里,我也是时常地会将他的衣物洗了又洗熨了又熨,安静地等他回家。

有人说幸福来得总是刚刚好,不会太多不会太少,那么我能不能矫情地说我很好呢!比起娟子,我是多么的幸运,因为我的爱人不至于远在他国,一年半载才能回家一趟;比起罗子君,我更幸运,有自己的事业,有幸福的小家,我比她独立、比她更懂得生活!所以喜欢现在的我,不依赖不迁就,看似没心没肺,但工作努力,活的洒脱。其实生活就该是这样,它如同一杯清水,你放一点糖它就甜,放一点盐它就咸。简简单单、认认真真,独立从容,渐渐地就会活出生活本该有的样子!

Copyright 通博itb18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序号:陇ICP备17004662号
技术支持 甘肃地矿科技信息中心
单位地址:兰州市红星巷123号地矿大厦
邮 编:73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