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地矿文苑>> 随笔
逍 遥 游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刘佳旎     点击数:

说来惭愧,第一次知道“逍遥游”,竟是源于武侠小说,天下第一大帮丐帮帮主洪七公选了黄蓉作为自己的接班人,除了传授给她压箱底的绝活三十六路打狗棒法以及配套使用的绿竹杖,还教了她一套身法飘逸轻盈的绝学,即“逍遥游”。后来上中学读了书涨了知识,方知包括“北冥神功”“逍遥游”乃至“江湖”这个概念,统统出自庄子,“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对于这个故事,我闻之,甚悦之,如痴如醉,深信不疑。

在地球极北的北方,极光横贯天空,变幻莫测的闪耀着,亿万年的极寒黑暗冰层之下,巨大的鲲鱼默默沉潜,心里怀着一个关于浩渺星空关于无垠宇宙的永恒的梦想。鲲在深海最深处,随着汪洋起伏游徙于极南之南冥,这是片浩瀚无边的阔大水域,不知过了几个世纪,或许也只是须臾之后,终于风云际会恰逢其时,鲲从深海一跃而起,化身为鹏,怒而展翅,五彩斑斓的羽翼逆着万丈金光,向着日出的东方扶摇直上,绝云霓,负青天,冲破苍穹,冲破整个星球的束缚与羁绊。鹏掀起的气浪激起的水箭化作席卷海陆的狂风暴雨,嘹亮的鸣叫透过厚厚云层就成了轰隆雷鸣,羽翼撕裂长空是那闪电霹雳,它飞起时身躯投下的阴影就是漫长漆黑无星无月的夜晚。因为鹏太过巨大了,没有人能够看清它的全貌,所以只能从这零星的吉光片羽拼凑中幻想恢宏瑰丽的景象,如何不让人心驰神往。

后来看了《大鱼海棠》,虽然故事主线单薄地不忍推敲,台词幼稚到让人尴尬,但影片中很多意象融合了中国上古神话元素,极其的浪漫唯美。阴雨天,空中翻腾的云海,“叮铃”,三手划着舟缓缓而来,鱼龙马倏忽跃起,倏忽没入。暴雨过后,玫瑰色的霞光中高达数丈的海棠树上栖息着凤凰,水波粼粼映着倒影漾着落花。尤其是南冥之池鲲化为鹏,在连接海天的水柱漩涡中逆流而飞的一幕,格局虽说仍不够开阔,但足以令人心潮澎湃,热泪与热血一起翻涌了。

自此后,心里脑里,总是念念不忘,尤其是到了雨季,伫立在窗前看着雨注如帘绵绵不绝,幻想着海天倒悬,仿佛下一刻会有红色的大鱼相互追逐,飞在半空中,在林立的楼宇间穿梭,悠游翱翔。而城市灰黑的钢筋水泥里,一夜之间长满绿色粗壮藤蔓,盛开花朵硕大艳丽的海棠。

奈何浮生多羁绊,不如意十之八九。逍遥,逍遥,真正几人能做到?如果人生可以任由自己选择,令狐冲宁可没有绝世武功,不去卷入江湖斗争中的刀光剑影,宁可日日醉倒在苍翠华山脚下,当个乐天知命的大师兄,在崖畔瀑旁与心心相印的小师妹舞起冲灵剑法。大明宫殿深处的李旦依旧做一个恬淡温和的王子,躲开那注定凄艳的荣耀,抚琴,养鸽子,由它们承载着他一个帝王的无边的雄心与梦想,去巡视帝国无边的疆土。然而背叛、阴谋、野心、杀伐,这成长中接踵而至的打击,彻底击碎了信念,原本温情脉脉的生活开始显露柔光退去的狰狞与残酷,让人不得不清醒,适应现实进行自我重塑。而自我重塑,也是我们每个人必须经历的,这需要打破原有格局,整个过程非常漫长且备受煎熬,很多人就在伤痛与彷徨中渐渐迷失,失去本心随波逐流,失去人生中最鲜活最真诚的部分并美其名曰所谓“成熟”,不知不觉成为在自己曾经不羁飞扬,刚正洒脱的少年时代所厌恶不屑的那类人。但也有人能够不改初心,依旧坚守自己的信念,依旧热血赤诚,如同十二载后归来的梅长苏,年少鲜衣怒马,一朝浪迹江湖,透过漫天风雪凝望金陵巍巍帝阙那不染尘埃清澈、坚定的双眸。

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呵,此去山长水阔路遥遥,此去挥手离别不知何时见,纵然辗转流离人心难测,纵然满面风霜风尘仆仆,愿你我出走半生,归来笑而相望,眉眼明朗,依旧不改少年模样。

Copyright 通博itb18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序号:陇ICP备17004662号
技术支持 甘肃地矿科技信息中心
单位地址:兰州市红星巷123号地矿大厦
邮 编:730000